welcome to here!

转贴--幸福的碎片/三载一生

三个女生我们的幸福在哪里?在裙角飞扬的仰望。我们的幸福在哪里?在停驻此刻的前面或后面。我们的幸福在哪里?在无所谓的谢谢别人赠我空欢喜。------题记---wxcc1979.9soho:568838753我们的幸福在三个女生那里。静她温存美丽,林她聪明伶俐,甜姿色可爱。我时常不停的翻阅记忆,那些温存一定留在翻阅的指尖,就象我翻到我们初试的第一页,那时候的我们默默暗许将不弃不离。静,我喜欢的女生。我守护的朋友。我喜欢漂亮干净的女生,就如静的模样。俏丽的脸蛋,黑色的长发,柔情的眼神透着些许的调皮,高挑的身材喜欢配搭随意的服装风格。我们之间的默契越演越烈,我时常为此感到自负的骄傲,我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我的这份骄傲,所以我一定像珍惜生命一样珍惜这段流金岁月。我对静说过“忘记了该忘记的,记住了该记住的。一定不能没有珍惜该珍惜的。”一段时间静学着忘记该忘记的,记住该记住的,但是她一定会装着若无其事的寻找她珍惜的什么可以勉强什么又不可以勉强什么.此刻的前面是什么?此刻的前面是我和静相互依赖相互取暖的日子.此刻的后面是什么?此刻的后面是我要不厌其烦的勇敢,不厌其烦的鼓励,不厌其烦的过滤那些让我内心流泪挣扎的痛楚,最后我还是要不厌其烦的活着.我还要不厌其烦的告诉静我们一定要不厌其烦的活着只有这时候看着躺在白皙床上的,脸色苍白,眼神懦弱,一切都似乎支离破碎的你,我才懂得我们要不厌其烦的活着.我在想什么是最残忍的画面,或许是无能为力的焦虑,焦虑得像跳蚤,只能胡乱蹦达,然而那些疙瘩却挥之不去。我揣摩静在11.26遇到的那一场劫难,现在回想起我在加护病房等待她度过危险期的刹那依然记忆忧心,别以为只有失去爱人才会痛心痛肺,失去挚友的惧怕依然深刻,其实现在的害怕比当时的害怕更深刻。到后来,到她终于渡过了危险期,到现在,我还是若有若无的认为这是种荒唐。当我每每面对静病弱的身体时,我变成了跳蚤,我蹦达些什么?我除了无力只能祈求,从那刻起我认为我以后是个好人,好人能心随人愿,上帝总该眷顾我的。静依然还在医院里,或许她有很多想法,最终她的想法其实我很清楚,就像我的想法她一定知道一样,只是我依然可以选择表达想法的方式,而静在最近的日子里只能用眼睛默默的追寻,她对每一次探望她的人流露出的感觉都不一样,而只有我心里知道,她其实要说什么要表达什么,所以她的喜怒哀乐我都能体会,只是我无权去帮她表达和诠释出来.我想我依然只能像只跳蚤一样,只是这只跳蚤会为祈求上帝。随后我将在2月21号写点文字,没有目的的记录。我又犯了无助时写字的习惯,因为没你在身旁。“只有当我感到无助的时候我才会认真的思考我要的是什么,所以旁人别感到恶心或是文皱皱,当感情感觉用文字表达的时候其实它才是最透彻的.”“我还想表达什么,那就是我依然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我要诡计多端,一切手段留在你的附近,那些天花乱坠的想法我先帮我们共同保留,守护,等到你能微笑的看着我然后吾哝软语的在我耳边说着你原本的情感时,我们在共同释放亲爱的.”我记下的不是模糊的脸,而是那些让我拥护的性情.林林,我喜欢的女生,她总是懂得一切适可而止.我最强悍的时候就是对林林说,我即将不要脸,对!我将不要脸的活着,慢慢发现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样,所以我们才能和社会融入一体。林林是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她是那种有着让别人羡慕的头发颜色,我想她最自豪的就是这个了,因为她是个推崇自然的女生。什么叫素面朝天,她叫。经历了就是过程,过程了就是感情,感情后又是不离不弃。我不得不回到那个时候找自己,找那些哗啦啦天在下雨,哗啦啦云在哭泣的梦幻时刻。林林她如是说,如果我也有三毛一样的性格该多好,因为三毛不够乖但是够怪,她怪到做了一切她自己喜欢做的事,她就想盛夏里一朵不会枯萎的玉兰花。“为什么要用玉兰花来比如”“因为我喜欢她的洁白”“就这么简单?”“当我做在办公室里做着些与我不符合的零碎事情时,我觉得我喜欢玉兰花的理由就这么简单".是,我们口口声声维护自己的骄傲,维护自己的清高,我们把自己放在了崇高的上方,当我们仰望的时候却发现我们比谁都渺小,却来不急忏悔.小林林,我们还没到万劫不复的时刻对吗?为什么我却感觉眼前万丈深渊.我喜欢这样描述自己.甜姿色可爱.或许我有点恶意蒙蔽他人的眼睛,这样我才可以大胆的张扬不会内心自卑而感到恬不知耻.每朵凋零花蕊总在冬天累积每颗掉落的泪会在沙漠里轮回今天我唐甜说"我不要爱,我要的是莫不关心".我对不起自己那点点感觉,那点对爱的感觉,当我明白失去了继续的可能,只剩埋葬的机会,只是面对日常的黑夜,我注意了我的孤身一人,我想起了"在似水流年中我们夭折的爱情",我想起了"你像抽烟一样抽完了我的爱情",原来冥冥之中总有定数,我并不是能操控任何人的九死一生,那些我涂鸦的剧情,终究还没来得急上演就已谢幕.唐甜唐甜,我时时刻刻在警惕,不能留有余地,就算是爱也不要留有余地,如果是死,那更不要留有余地,起时回生的温暖不会在残酷的领域里从现.一刀一刀的割断所有的幻想就如割断血脉一样干净利落.是的,我以为自己是性感的甚至是感性的,到头来我只能躲藏在网络里,每每和别人勾三搭四我还沉静在别人的拥护中,把自己足够的当回事,其实什么都不是,世道啊,世道不就这样吗?你装你做死的装,谈情说爱,一切什么东东.哪天别人撕开我的面具或是自己羞愧如此,我虚心的问自己哪里才是我的葬身之地.所以我不幻想幸福,甚至是幸福的碎片我也不会奢望.就像我路过了幸福的驿站.就像在裙角飞扬的仰望时我却心不在焉,就像我弄不情幸福是在前面或是后面,就像我以为是幸福,原来是别人赠我空欢喜.然而心中留有点意念,幸福!然而我问起我的静我的小林林,我们的幸福!后来她们说,我们的幸福就是三载一生.静的一载,林林的一载,唐甜的一载,所有的幸福碎片连成一生.

  • 相关tag: 沉默日记